小说2016 > 亚博app官方下载 > 行走的神明 > 第四百七十六章 天地之间,一棵树!

行走的神明由小说2016(m.sszxxw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际遇一词,甚是奇妙。
    浸想不到自己寻寻觅觅心结久久,最终却被一个陌生男子点拨开悟。
    虽仍有一丝丝遗憾,但可忽略不计。没有记忆的她,在陪伴阿妖的几百年里不快乐吗?
    不,很满足了。阿妖想尽千方百计四处搜寻法阵的下落,还曾以身犯险去往极寒之地找到了‘冰棱法阵’。
    她满心欢喜地以为浸一身的寒冷气息应该与这法阵有关,最后结果是没有。但结果真的重要吗?有时候真的不重要啊。
    人们常说,过程美好胜过结局完满!
    是啊!她早就找到自己的归属了不是么!
    她与阿妖,早已成为彼此不可分割的存在。哪怕浩劫来临,她也觉得不亏了。
    若有,便是心中的愧疚。是她一力促成阿妖陷入了赵高的阴谋中抽不了身,也是她代阿妖决定了出卖扶苏。
    卑劣的人一直都是她啊!只要阿妖能活,她不介意与全世界为敌,也不在意自己成为众人口中的小人。
    所幸,扶苏还在!是啊,只要他在,阿妖的自责也会轻一些。只要他在,总归会有苏醒的一天不是么!
    如果,如果可以,她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他醒来。因为,这是她欠他的。
    夏夜的风,吹啊吹,若能带走这世间所有烦恼,该有多好!
    岭南山间院落里,一字排开四张竹椅,上面躺着四个人。
    浸一身冰晶在暗夜里晦暗的院灯下显然有些模糊,只偶尔在转动间折射出些微光亮。
    六月闹腾了会儿便沉沉睡去了,小小的身子窝在椅子里,姬戎渊从里屋取了张毯子盖在她身上。弥生望着漫天星光不知在想些什么,朦胧间似也有了些微睡意。
    扑愣愣…林间突然有雀鸟惊飞而起。三人不约而同从椅子上直立起身,警惕地看向密林深处。没有灵力,也没有什么大型走兽的气味。
    ?!弥生、戎渊两人习惯性地对望一眼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怪异能量引发世间多场灾难,不由得令人有些紧张。
    异于寻常,哪怕只是风吹草动的小事也能引起他们的警惕心,好比惊弓之鸟。深心中,他们都知道也许这场浩劫怕是趟不过了…
    突然,漫天星河旖旎流动起来,随后快速滑落。并不是真的有星辰坠入地球,而是在头顶的虚空中有无数道密集的星光之力正冲这处院落袭来!
    北弥生瞬间从椅子上飞身跃起欲去阻挡星光之力,而姬戎渊则第一时间奔去将六月抱于怀中。
    相较两人的本能反应,浸的动作则更快一些,看不清她的身影是如何掠至半空的,只见与星光可堪一比的光芒亮起,道道无形冰晶棱镜布于院顶。
    星光之力却好似无视了一切结界,或者说,灵力织就的结界与星光之力从根本上不属于同一元素。盘冥洞开启,然而已经来不及了!
    须臾之间,万道星光以无匹之姿沁入冰晶棱镜的结界,在盘冥洞还未完全成形之时,纷纷穿墙而入探进屋内。北弥生心中大骇,不好,扶苏!
    遁影,入屋。星光已没,悉数消失无踪。
    自星光陡然滑落,至其消失,前后不过眨眼的功夫。浸的敏捷远超北弥生,然而,她的灵力结界却未起到任何作用。
    只是,好生奇怪!星光之力呢?去哪儿了?
    两人入到屋内只见躺于床榻上沉睡的扶苏仍安好无恙,心惊之下不约而同释出灵力去探,却被一层无形气浪弹开。
    北弥生伸出右手,抬掌,红蓝相间的灵力悉数回归入体。往前一步,却发现再难寸进。浸也一样,刚挪了一步便发觉面前似有一堵气墙。
    床榻上的人仍在沉睡,而距床榻直径一米以外,似有结界将所有一切都隔绝在了外间。然而,却没有一丝灵力的气息。
    “戎渊!”北弥生低喊一声,姬戎渊将六月护于‘无余’之中,掠影入屋。
    “是结界吗?为何没有灵力波动的痕迹?”浸疑惑问道。
    她张开双眼,竟连瞳力也没有发现有何异样。但就是这么奇怪,明明被隔离在外,却连灵力踪迹都探不到!
    一道巫灵之门以极小的姿态打开,罩在床榻上方,却也一样被无形气墙顶着无法探查。
    自星光滑落之地,三人都没有感应到那搅动世间的怪异能量。
    这就说明眼前发生的一切与怪异能量无关。正当三人疑惑迷茫的当儿,床榻之上亮起两道熠熠光辉。
    千岛湖大战之夜,弥生与戎渊两人是见识过扶苏的星尘纱衣的。当这两道光亮同起之时,两人便想到了当时的场景。
    两道光亮自扶苏平摊着的双掌中绽放着华芒,不刺眼,很温和的星光。
    难道?难道这也是扶苏的能力之一么?可是,他不是只得了帝柏树魂之灵么?!
    屋内登时陷入了一片静谥,三人只定定地看着被护在无形气墙中沉睡的人,摒住气息等待着。
    等待心中那个猜想变成现实,等待化灵复归的扶苏再次苏醒!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风,从遥远的湖面吹来。
    世界一片安静。
    天与地,仿似从未沾染过一丝尘埃。
    碧空澄净如湖,湖面倒映着天空的澄净。
    你便是我,我便是你,不分彼此。在这片漫无边际,没有尽头的天地间,孤零零地立着一棵参天巨树。
    一棵美丽的树!通体发亮,却不再闪耀金色光芒。
    它好似是冰雕玉砌出来的,通体透亮,并非雪白,而是那种犹如冰封一般的晶莹。
    粗大的躯干仿佛一根巨大的冰柱顶于这片澄彻碧净的天地之间,岿然不动,如山昂然。
    树身上的枝叉叶片全都闪着银光,如冰凌、似星光,盈着点点闪烁似乎还能听见其中发出的细微声响。叮咚叮咚,风铃一般美妙。
    风,不属于世间的风,吹过这片无人的天地,发出一声叹息!
    自星光陡然滑落,至其消失,前后不过眨眼的功夫。浸的敏捷远超北弥生,然而,她的灵力结界却未起到任何作用。
    ‘听!’辽远的湖面响起苍茫的声音。
    呼啸的风声中,无数哀嚎、惨叫、哭泣、祈祷、咒骂之声细碎萦绕。
    第四百七十六章天地之间,一棵树!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有山崩于远空,有河碎于暗谷,干涸的土地裂如蛛网、沙砾磨砺扭曲陷落地心,深海狂吼席卷城池、熔浆迸发火舌吞噬陆地…
    ‘看’苍茫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    黑灰尘雾犹如怪兽的触手,一道一道自幽暗中伸出,裹挟着毁灭的力量将美丽的蓝色星球缚捆于其中。
    好似只要那些触手齐齐发力,这颗美丽的星球便会被勒断分崩轰作齑粉。
    人们四处逃窜、心生怨愤、互相残杀、绝望死去。一个又一个种族相继消失,生灵涂炭的世间好似练狱,四野只余触目惊心的红与黑,别无其它。
    红是鲜血,是火;黑是光亮隐去,是茫无边际的远古蛮荒。天地,好似回到了混沌拨开之前。
    ‘你是谁?’
    …‘我?我是你。’
    …‘我是谁?’
    …‘你?你是我。是众生,是蝼蚁,是天地间的一棵树,是世间最后一丝光亮。’
    ‘哦!我记得,我有个名字,可是,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?’
    ‘你忘了’
    …苍茫的声音像似地叹息。
    随着这声叹息,冰封于参天巨树外的晶莹瞬间碎裂化为漫天芒白星光,点点落入湖面。湖面倒映着漫天星光,金色灵力汩汩涌向树躯底部,悉数钻入巨树之中。
    ‘我忘了?…是啊,我忘了!’
    ‘忘了又如何!’
    声音不再那般辽远,似是在耳边,又好像来自于身后,或者头顶触手可及的低空。
    金光与星光在相聚的刹那凝结出一个人形,缓慢织就,呈现于巨树底下、湖面之上。
    他仰头望着眼前愈来愈耀眼的参天巨树,似是若有所思,又好像陷入了久远的回忆里。
    扶苏…婉转如夜莺,清脆似山泉,熟悉的声音。
    他四下张望,他偏头沉思,细细倾听,等待着这个声音再次响起。
    然而,澄彻的世界里除了参天巨树、如镜湖面以及湖面上倒映着的身影之外,空无一物。
    ‘你的心在呼唤你。想起了吗?’
    没有等来那个熟悉的声音,苍茫之声低吟发问。
    他低头看着湖面上倒映着的身影,伸手抚向自己的脸庞。
    ‘哦,原来这个人就是,我!’…
    当湖底的金光灵力悉数尽入参天巨树之中后,挺拔高耸的躯干好似活了一般,魂境之中回荡着无声的低吟。
    枝杈伸展迎向天空,片片金叶之上缀着点点银芒星光。灿目耀眼、生机奋然!
    ‘想起来了。我名,扶苏!’
    意识一点一点重组生成完整的回忆
    …‘心结已解,释然吧!’
    …‘哦,是的!’
    那个盘桓心底两千年的怨念彻底消散了。
    那个恨意深重的人,终究还是由他亲手了解了。
    释然。是的,确实释然了。心中那积沉着的郁结不见了,通达!所以,魂境世界中的天地才会如此澄彻碧净吧!
    他伸出一手掌心帖在硕大的树躯上,唇畔浮现一抹笑意,不再是意识沟通,朗声说道“谢谢你!”
    ‘哦,哈哈…’
    苍茫的笑声响彻整片澄彻世界。
    他知道,这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声音。
    包括那个熟悉的银铃般的声音,都只存在于他的意识之中。
    为何?他歪着头看向身旁的参天巨树,心底疑问丛生。
    明明原神化灵而去了,可为何我还存在着呢?
    那个瞬间,他清淅地感觉到灵力撤体而散,意识渐渐模糊,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。
    最后看到的,只有一片金茫…原神便是帝柏树魂,原神散去,就意味着帝柏树魂消解化去无踪。
    也就是,死亡!人类无法真正的死而复生,灵力者亦相同。
    所以,是什么样的力量重修了他的原神?将散去的帝柏原神聚拢拼凑且无有缺漏呢?
    是她!苍茫之声在意识中响起,回答了他心中的疑惑。扶苏抬头,望向一眼无际的参天巨树,脑海中划过一道流星似的念头。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‘是的,我知道。是她!她回来了!’这与扶苏想的不一样。她?!必然是桑夏。可是,‘她’回来了?!何意?
    蛮冥之主,她的名字,哦,她的名字我想不起来了。只记得,她是那个国度的主人。很久了,很久很久了啊!过去这么久,她又回来了!
    意识中,苍茫的声音很缓慢,还有些笨掘,像是在述说一个古老的故事一般。
    相融两千余年,扶苏却是第一次与帝柏树魂对话。一直以来,他能感知到帝柏树魂之力但却从未尝试过与树魂交流。
    那种相融共生的默契并未让他获得树魂万余年来的所见所闻。是啊!是他忽略了,一直以来都忽略了这个重要的存在!
    观内自省!人类通过这个方式明心见性,但他作为一个灵力者竟却将之遗忘。后知后觉好过无知无觉。扶苏闭上眼,感受到意识中树魂的震撼。
    “蛮冥之主?是什么人?国度?又是什么国度?”
    她。你心中的那个人,蛮冥之主。蛮荒冥国的主人。是她!她回来了,黑暗,亦将到来!
    无论曾遇到过什么样的敌手,帝柏树魂从未展露过其独立的意识。
    两千年来,扶苏只是能感知到树魂之力,无任何情绪、无所思亦无所想。这便令扶苏认为,树魂只是一股与自身相融的能量。
    但这次被唤醒,他却清晰地感应到了树魂的意识。
    也是这个时刻,他才发现原来帝柏树魂虽与自己共生,但仍保留着独立的意识。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未曾呈现过。
    ‘去!’扶苏心中疑惑重重,帝柏树魂苍茫的意识之声响起。
    ‘回去吧,回到世间去!有人在等着你。’
    他抬头,眸中现出坚定意味。
    是啊!她一定还在某处等着自己啊!蛮冥之主,桑夏,神蓢…
    不管她是谁,她都是他永远的彩虹姑娘。他的承诺,无论她在哪里,要去往何方,他都会陪伴于侧。
    ‘记住!光亮…’当扶苏出离魂境的刹那,听到帝柏树魂最后一声意识之念,其中似乎隐着深重的意味。第四百七十六章天地之间,一棵树!(2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小说2016(m.sszxxw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行走的神明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sszxxw.com